我不知道中文论坛

查看: 222|回复: 0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二十六 末日 一〜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5 16:4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二十六 末日 一

  当蝎巢的蘑菇云冉冉升起时,刚刚抹除了一个聚居地的瓦尔哈拉舰身一震,悬停在空中。菲兹德克睁开了双眼,脸上全是震惊与暴怒。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射出几条数据光带,在眼前勾勒出一幅全息影像。那是荒野,一个黑发的少女正向远方走着,显得萧瑟而落寞。她身上的长裙破烂不堪,赤着双足,雪白的肌肤和深色的苍茫荒野形成鲜明对比。在她身后,可以看到惊人的火柱已经逐渐转黑,化作滚滚的蘑菇云,升上天空。

  “潘多拉!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敢擅自离开地下基地?”菲兹德克厉声喝斥着。

  影像中的潘多拉抬起头,隔空与菲兹德克对望着,毫不掩饰双瞳中的熊熊怒火!她饱满的双唇微张,很想痛快淋漓地骂几句什么,可是事到临头,却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想不出一句足够恶毒的骂人话。

  最终,潘多拉只是摇了摇头,毫不理会咆哮的使徒,继续向远方走去。潘多拉只是动了动念头,一枚埋在她后脑内的微型生物芯片就被力场毁去。

  啪的一声,菲兹德克面前的影像一阵扭曲,然后爆散开来,只留下满脸铁青的使徒。

  剧变之前,潘多拉只是一个沉浸在旧时代童话世界中的小女孩,剧变之后,她则经年独坐在除了一束光之外什么都没有的意识空间内,根本没有和外面的世界有多少接触,怎么会骂人呢?而且,现在的她,心情孤寂而麻木,也失去了无谓发泄的心情。父亲和母亲,已经通过另一种形式与她融为一体,成为她力量的一部分,也变成另一种沉重的负担。

  迪亚斯特曾经对她有着很多变态邪恶的想法,不过潘多拉明白,那是因为恨,也是因为深切得无法放下的痛。在使徒出现前,迪亚斯特是一个好的父亲、丈夫和领袖,拥有八阶能力的他本身还是一个工程机械方面的天才。是他一手创立了蓝蝎,并且在废墟中建立了最初的蝎巢。之所以起名蝎巢,那是因为按旧时代的星相,潘多拉是属于天蝎座的,而她最喜欢的颜色则是传说中属于天空和大海的蓝色。

  那时的迪亚斯特,高大、英俊、富于魅力并且拥有强大的力量,他曾经一度梦想,在这片饱受蹂躏的土地上重建家园,再现联邦时代的辉煌。而蝎巢的建立,看起来已经为这一极为宏伟的放下了第一块基石。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使徒的声音在潘多拉意识中响起,然后一切为之改变。

  风拂着潘多拉的黑发,并吹在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给她带来丝丝凉意。摧毁了生物芯片,意识着她彻底脱离了使徒的控制,可是接下来又要做什么呢?她生命的大半可都是在空无一物的意识囚牢中度过的。潘多拉抬起右手,手心中有一块从地上吸起来的石块。她意念微动,纤长而细腻的手上就燃起一层黑色的火焰,那颗石块立刻无声崩解,很快就变成了小堆灰色的余烬,被风吹走。如此巨大的威力,已经达到了这具身体设计进化的顶峰,甚至超出了原本的设计预想。

  现在的她,已是‘黑炎’。

  得到了自由,得到了力量,却失去了至亲的人,潘多拉第一次真正的一个人了。她向荒野深处走去。报仇是她生存的惟一目标,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即使是拥有无穷力量和无限进化可能的黑炎,现在也依旧不是拥有星舰瓦尔哈拉的使徒对手。和使徒伴生多年的潘多拉,再清楚不过菲兹德克的可怕。

  她需要时间,需要熟悉黑炎,也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力量,直到可以压倒菲兹德克的那一天。

  星舰瓦尔哈拉上,菲兹德克逐渐平息了愤怒,开始回想刚刚的影像。潘多拉带给他一丝异样的感觉,让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惊得猛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虽然控制室中空无一人,菲兹德克仍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哼了一声,缓缓坐了回去。

  他控制着心情,开始分析通过影像传递回来的信息。几分钟后,啪的一声,暴怒下的菲兹德克竟然扭断了合金铸成的座椅扶手,然后将残缺的金属块狠狠砸向前方的墙壁!在那里,激光勾勒出娜秀那美丽而温柔的脸。不过这里的娜秀其实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只是虚拟形像而已。金属块穿过她的脸,狠狠砸在墙上,竟然深深嵌进了同样由高强度合金筑成的墙体。

  正在进出的数据流受到了干扰,使娜秀的头像模糊闪烁了几下,然后纠错机制就自行发挥了作用,使她重新变得清晰。但往昔这张菲兹德克最喜欢的脸,现在看到了却让他感到无比的痛恨和暴怒。

  “居然已经变成了超级生命‘黑炎’?连我都要计算五天,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知道黑炎的进化方法?一定是你!娜秀,一定是你!连你也背叛了我吗?我本是准备赐与你与我同行的资格,让你站在所有生物进化链的终点,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可是你们这些肮脏愚蠢的生物怎么会懂得这种荣耀!你居然敢背叛我,娜秀,我一定会把你……”

  咆哮到这里,菲兹德克忽然想到地下基地已经被炸毁,那么只剩下一个巨型大脑的娜秀自然也随之毁灭,他所想的报复和折磨全都失去了意义。

  这更让他愤怒了。

  极度愤怒的菲兹德克反而冷静了下来,开始思索接下来的行动。超级生命的确威力巨大,但对他来说也只是些可控的麻烦而已。在与瓦尔哈拉融为一体的菲兹德克面前,现在的黑炎甚至连麻烦都算不上。惟一不可控的因素,就是他也不知道娜秀改造出的黑炎极限究竟在哪里,是什么类型的超级生命。而潘多拉的远去,明显是想要有时间去熟悉和提升黑炎的战斗力。

  慢慢的,菲兹德克嘴角边挂上一丝冷笑:“潘多拉,你以为,有了黑炎就可以报仇了吗?我等着你来找我!这会让游戏多出很多的乐趣。”

  星舰瓦尔哈拉在空中掉头,转向北方飞去。在那里,有菲兹德克需要的资源和能源,有了这些,他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重建蝎巢。作为灵能域的大地雷霆使徒,地下基地的毁灭对他的打击远没有看上去的那样沉重,或许对菲兹德克来说,真正的损失只是娜秀和黑炎而已。

  于最深沉的黑暗中,南方一座聚居地已经初具规模。在整齐的棚户区旁,已经建好了一座阶梯式的过滤水池,并且竖立起几个手工作坊。在稍远些的地方,一座颇具规模的工厂雏形初现,地基已经打好,一根根笔直竖着的是工厂厂房的骨架。这就是建设中的合成食物工厂,也将是改变整个荒野命运的一块基石。这个时候莎莉已经起来,正借助着微妙的灯火,一根根检查着厂房钢制骨架,以免有所偏差。这是聚居地第一座真正的工厂,也是她最重要的设计。如果工厂成功运转,那么根据聚居地周围的资源分布,就可以提供足以让上万人活下去的食物。也就是说,可以把聚居地目前的规模扩大五倍,或是可以让额外的八千人存活。而原本这片区域,几乎养不活一百个人。

  聚居地的人们同样重视工厂,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知道食物的意义。所以即使在夜晚,工地周围也有自发组织起来的巡逻士兵。

  测量完一根钢架后,莎莉突然站住,全身僵硬!在她前方数米处,一头狼一样的生物正在看着她,复眼中显烁的幽淡光芒,在黑暗中却变得无比明亮!

  莎莉并不是一个柔弱的女孩,虽然没有战斗方面的天赋,但经过暗黑龙骑培训过的她完全可以收拾两三个健壮的男人。普通的变异猛兽也威胁不到她,可是不知为什么,在这头体型大得有些特殊的巨狼面前,她竟然泛起掺杂着绝望的恐惧。恐惧让她放弃了一切抵抗和挣扎,事实上她想挣扎也不可能,冰冷的身体甚至连挪动一下都办不到。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莎莉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

  说话的是一个健壮的男人,壮硕的体格显示出明显的格斗域能力特征。事实上,达到四阶的他也是整个聚居地最强壮的男人之一。他自愿在危险的夜里守护工厂,一方面是知道这座工厂的重要,另一方面也隐含着对莎莉的钦慕。

  莎莉张大了嘴,想要叫他快跑,可是嘴张开了,被恐惧所控制的喉咙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种恐惧已经无关乎意志,而是出自生物本能的恐惧。男人背着突击步枪从墙角转出,他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上立刻就象被成吨的巨石砸中,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惊骇中,他刚想惊叫,却发现脸上、咽喉上多了数道锋利之极的利爪,爪锋只稍稍触及肌肤,就让他感觉到鲜血正在无声流出。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二十六 末日 二

  战斗本能告诉他,这几根数十厘米长的利爪说不定可以媲美高强度的合金刀锋,把他的脑袋切成几片不会比切面包更加困难。刹那间,他全身僵硬,再也不敢稍有动作,所幸的是以利爪按在他头脸上的那只巨狼暂时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而是转头看着莎莉,低低地咆哮了一声。

  “你是……让我过去?”莎莉难以置信自己居然会懂得这头巨狼的意思。她别无选择,向巨狼慢慢走过去,一边避免做出任何可能刺激到它的动作。巨狼有着超越常识的智力,这倒还不算太让人震惊。但是四阶战士在它面前却脆弱得像个小孩子,一扑即倒,别说还击,就连闪避都做不到。所以莎莉知道,最好不要做出会刺激到它的蠢事,就算是它想吃掉自己,也任由它吃吧。逃跑是不可能的,战斗也没有用,这只巨狼体现出的超强战斗力,完全可以屠戮整个聚居地!

  站在巨狼面前,莎莉呆呆地看着巨大的狼头凑了过来,在她身上用力嗅了嗅,然后复眼中居然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它慢慢抬起前爪,放开了按住的战士。男人一个翻滚爬了起来,站到莎莉旁边,却聪明地没有去动背后的突击步枪。显然,如果他胆敢动别的念头,手估计还没摸到步枪,他的头就会被面前的巨狼撕烂。这时,侧方传来一阵低沉而湿热的喘息声,他慢慢转头,却看到另一头巨狼不知何时出现,正蹲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他。男人猛然出了一身冷汗,瞬间的虚弱几乎让他坐倒在地。在刚刚过去的一瞬,他原来与死亡如此接近。

  第一只出现的巨狼向莎莉低吼了一声,莎莉莫名的又听懂了它的意思:“你让我们呆在这里不要动是吗?可是……能不能请你不要伤害聚居地里面的人,还有,如果可能的话,也不要破坏我们的工厂,它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莎莉并没冀希望在巨狼会同意甚至回应她的要求,可是巨狼居然点了点头。就在她惊讶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黑暗中突然传来阵阵奇异的沙沙声,一头头同样的巨狼悄然自黑暗中闪现,无数闪耀着幽暗光芒的复眼盯在莎莉和男人身上,锐利而且冰冷。莎莉依然鼓足勇气站立着,砰的一声,远比莎莉强壮的男人却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坐倒在地上。他明显的异动立刻激起巨狼群的骚动,一头巨狼咧开了大嘴走了过来,却被第一只出现的巨狼拦住。两头巨狼复眼对视着,光芒闪烁几次之后,就完成了无声的交流。巨狼退了几步,然后人立而起,复眼中光芒大亮,象信号灯一样高速闪动了几秒。在黑暗的夜幕里,这样的信号可以传到几公里外。

  忽然有了风。

  莎莉的长发被突如其来的风吹起时,她还在疑惑地寻找着风的源头。然而她立刻就知道了风从何而来。夜色下,一头头巨大的狼若烈马般奔腾,从几十米外滚滚而过。它们虽然奔跑得几乎全无声息,但是那滚滚散出的凛烈气息却可以让胆小些的生物直接晕死过去。那是高阶生命对低级生命在本能层面的压制。而在这颗星球上,虽然只是贝萨因都制式生物兵器中最低端的存在,霍尔奎拉依然可以傲视绝大多数生物。上千头霍尔奎拉奔腾而过的场面绝对壮观,掀起的强风甚至让莎莉站立不稳!霍尔奎拉过去后,夜空中又响起了阵阵低沉的嗡嗡振翼声,数以万计的雷古纳象黑色的云团,在低空掠过。庞大的生物兵器大军足足用了数分钟才完全通过,第一只出现的巨狼这时才向莎莉点了点头,转身跃入黑暗,追随着同伴而去,奔向北方。

  一阵夜风袭来,莎莉忽然感觉全身发冷,这时才发现原来不知在什么时候冷汗已经浸透了全身衣服。

  一公里外的聚居地依旧静悄悄的,大多数人仍然在最深沉的睡眠中,全然不知刚刚已与死亡洪流擦肩而过。

  莎莉静静地站了片刻,才咬牙拉起仍然瘫倒不起的男人,互相搀扶着向聚居地走去。聚居地中只有少数的地方亮着灯火,神父居住的小房子就是其中之一。安抚了受到极度恐吓的男人后,莎莉拖着疲倦的身体,走进神父的房间。进门时,她已经平复了自已的恐惧,看上去只是像累了点而已。

  神父这里有他自制的草茶,喝下去可以安抚心神,补充体力,正是莎莉现在急需的东西。而且在心神极度恐慌的时候,听听神父讲解启示录,也是安定下来的好办法。莎莉隐隐觉得,自己今晚看到的东西恐怕远远不止是规模超出想象的兽潮那么简单,想到巨狼那充满睿智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她总是会感到不寒而栗。

  她是……看到了末日即将到来吗?

  进门之后,神父习惯性地招呼她坐下,然后就专心地用钢笔刷刷地在纸上写划着什么。莎莉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下,片刻之后狂跳着的心才稍稍平复。于是,她抬起头,向神父问:“神父,您刚才有没有看到或者是听到什么?”

  “看到或者听到?”神父有些愕然地抬起头,显然不明白莎莉在说什么。

  “没关系,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安。”莎莉勉强笑着说。她心里也明白,那恐怖的兽潮还是保密为好。她的目光随即落在神父面前的桌上,那里摊放着好几张纸,不过上面却不是往常那些书写得密密麻麻的心得,而是一幅幅图画一样的东西。莎莉有些好奇的凑了上去,拿过几张看了看,发现纸上的确是一幅幅的图画。这些都是用钢笔勾勒出的素图,笔法和技艺并没有多少出众之处,但难得是每幅画都有自己的神韵。当莎莉看着它们的时候,就觉得似乎画中的景象已呈现在自己眼前。

  那一幅幅画中,有洪水,有地震,有瘟疫,然而最令她震惊的,却是一幅画着奔腾兽群景象的画!画中景象,竟与她刚刚经历有几分类似!

  莎莉的声音都颤抖了:“神父,这些画……是什么?”

  神父和蔼的笑了笑,说:“它们啊,我今晚正好研读到启示录中关于末日审判的章节,可是觉得按往日的方法作注释无法描述出我心中感觉到的景象,所以就画出来了。”

  “这些都是末日吗?”莎莉问。

  “应该说,是可能的末日。真正的末日是什么样的,恐怕只有当它到来的时候,我们才能知道。”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二十六 末日 三

  行走在血腥议会的土地上,苏感觉自己正走在末日中。这里是一片战场。大地一片焦黑,大规模的爆炸和燃烧几乎毁灭了一切生命,燃烧过的废墟只剩下半塌的墙壁,就连钢铁都因为烧过而变得扭曲。地面早已不冒出硝烟了,但是战争的痕迹已经深深渗入土壤。这片土地本该是青郁的良田,但先是经过了核战的摧残,又再度被战火蹂躏,至少几年内都不会长出哪怕是生命力最顽强的植物。

  走在这样一片土地上,苏甚至觉得脚下的土地还在冒着腾腾的热力,如同战争余火尚末尽熄。而这还不是让他为之心悸的东西,直正的原因是,苏在全景图覆盖范围内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生命!就连深藏于土壤中的细菌都很稀疏。

  是什么样的战争,才会造就这样一片死地?过于猛烈的能量释放几乎摧毁了这片土地上的一切有机物质,因此才造成了生命真空的环境。而且能力者之间的死斗,所造成的影响比表面上看起来的要强烈和深远得多。那些散逸的毁灭能量或许要许多年后才会消失,而只要它们存在,对于那些细微生命体来说,就等如是致命的环境。以前在能力低微时,苏还没有感觉到,而现在重生之后,他的各项能力突飞猛进,自然而然的就感知到了以前不曾了解过的许多细微方面。而且土壤中布满了各种致命的金属粒子,也使这里成为对任何生命都不友好的环境。

  就象挣脱了枷锁,苏所有被禁锢着的能力全都浮上了水面,疯狂般争取着生存空间。但就算是现在,庞大且疯狂的力量带给苏的仍然是恐惧,他不知道这力量会将自己带向何方。在他意识最深处,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中,正飘浮着一个个的符号。只要能够达到要求,苏就可以解析出符号中包含的信息。而每一枚符号都代表着一整个学科的庞大知识。直到目前,对苏来说解析得最多的就是有关于生物兵器调制制造的那枚符号。仅仅是适用于各种环境的最低级生物兵器,比如霍尔奎拉和雷古纳,探查清楚的就已有几十万种之多。而苏没有解析出来的还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符号,就是构成贝萨因都语言的基础,每一枚符号都可以视为一个词汇,一个可以无穷无尽扩展的单词。苏自己也不知道,再多掌握一些贝萨因都语,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不过,那似乎不仅仅是变得更加强大那么简单。而且作为人类在实验室中创造出的超级实验体,为什么会触摸到贝萨因都,这种本该是锁在地狱最深处的语言?

  可是变得强大又为了什么?看着脚下这片失去了生命的土地,苏无言想着,难道这就是强大力量的后果?

  战争。在人类的历史中,战争永无休止。

  而随着力量的扩张,战争所造成的破坏也就越来越大。脚下这片焦黑的大地就是鲜明的例证,战争到了终极,就是生命的终点。

  战争,生命,自然,宇宙,这是历史上最睿智的哲人也无法破解的思辨难题,苏当然也不会去深想。他所能做的,其实也只是叹息一声而已。他的思想从来都没有复杂过,即使是现在,也未曾考虑用自己一身几乎靠近人类巅峰的能力去建立一个王朝。苏现在,只是想要去除威胁到帕瑟芬妮、梅迪尔丽以及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的源头,议长贝布拉兹而已。能否作到,他其实也无把握。

  这时在全景图的边缘,出现了十几名生命气息非常旺盛的能力者。他们步伐轻盈,行走间有着奇异的律动,而且精通隐匿,就是在全景图中都显得有些模糊。如果还只是八阶的全景图,那么苏在他们接近到一百米左右时,才有可能发现。这批能力者人人能力不同,却搭配合理,显然是配合已久的精锐。他们来到一处预定的地点,分散开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他们找得很仔细,队伍中还有两名明显专精感知的能力者,一环环精神波动散发开来,甚至有时会从苏身边掠过。他们至少是七阶的感知域能力者,而苏就站在不足百米外一处废墟的阴影中,却无人察觉。

  一名全身穿着黑色紧身服的女人边嗅边走,最后来到一片焦土前,半蹲下去,用手抓起一把土,仔细观察着。她细细地捻着土,全神贯注地在感知着什么。她过于专注,根本没有察觉到苏就站在她身后,向前俯身,也在凝神看着她手中的焦土。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不到一米。

  检查了半天,似乎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于是她一脸失望,撒去手中的焦土,又向另一处地方走去。这只队伍不停地忙碌着,却又保持着安静,只在必要的时候才通过表情和手势交流。他们在废墟中穿棱着,检视着,然而每个人都没有觉察到队伍中多了一个人。苏有时和他们并肩而立,有时站在身后,有时就坐在几米外的断壁残墙上看着他们忙碌。

  没有人能够觉察到苏的气息,就是有人的视野覆盖到他,也是在视线和注意力的死角,只会把苏当成夜幕背景的一部分。这种隐匿之后,不光需要出神入化的隐藏能力,还要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瞬间的处理能力。毕竟对手不是一个人,也不仅仅是一个七阶能力者,而是十几个五至七阶的能力者。每个瞬间,苏都需要处理天量数据,才能如幽灵般若无其事地在这队中高阶能力者之间穿梭。

  不过苏甚至根本没有刻意去想什么,他只是好奇,这些人究竟想要在这片贫瘠之极的土地上找什么。全景图的渗透力已可达地下五十米左右,就在这片战场的地下,也没任何生命存在,除了两具骸骨。苏已经将整片战场扫描检索了数次,却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现在全景图覆盖直径已达五公里,渗入地下可达五十米,范围空前广大。把覆盖区域内全部检测一遍,这项需要大型智脑运行一小时的工作,苏只需要几秒。九十个二级智能中枢已经全部取代了原本的一级智能中枢,功能已相当于九百个一级智能中枢,在颅腔内所占的地方还不能原来的大。

  苏也不着急,他早就知道这批能力者都是议长贝布拉兹麾下的精锐,原本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现在只能算是猫和老鼠之间的游戏而已。让这样一只搭配合理、配合已久的精锐部队活着,还不知会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里。就在苏心中微微一动,正想着难道他们是否在找那两具骸骨时,一声低低的欢呼就响起,位置正在骸骨的上方。

  “找到维伦和拉尔法的尸体了!”黑衣的女人惊喜地叫着,顾不得其它,直接用双手挖掘起来。周围的人围声而至,几个人立刻帮着她挖掘,一时间连应该警戒周围都忘记了。看来这两个人对他们很重要,不是伙伴就是战友。只是,重要到连应有的警戒都放下,也有些让人无语。

  在全景图的边缘处,几队战士已经悄悄掩来,占据了有利位置,把这队战士包围了起来。不用问,他们必定是蜘蛛女皇一方的战士。

  两具骸骨被小心翼翼地的挖出来,可是看到附着在头骨上的两颗银色金属块时,所有的人都当场愕然!

  两颗银色金属块先是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然后轰然炸开!这凝聚了血腥议会迄今为止最高技术的银色炸弹体积虽然不大,却迸发出堪比同体积核弹的威力。刹那之间,爆炸的冲击波就覆盖了方圆百米的范围!红黑相间的火焰渐次升上天空,化成一朵小型的蘑菇云。围在尸骨旁边的人都被炸得纷纷飞起,那些离得远的人勉强在爆炸发生的瞬间找到掩蔽体,却无不避免受到伤害。

  只是刹那,总共十五个人的战队,就有五个气息在苏的感知中永远消失。虽然他们消失的时刻几乎是在同时,然而苏还是分辨得出,最先消失的就是那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人,因为她在看到那两颗银色金属炸弹的时候,非但没有退后或闪避,反而扑上,紧紧地抱住了其中一具骸骨!

  当时围在骸骨边上的有八个人,七个都在尽力自保,所以活下来了三个。而个人实力在整个战队中位列前三的女人,却毫无悬念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苏就站在距离爆心点不到十米的地方,冲击气流掀飞了他身后整座房屋,却无法让他稍稍晃动。而高温炽流扑面而来时,又在他面前分开,从身侧流过,又在身后汇合一处,继续向远方滚滚而去。炽流中富含着特制的重金属粒子,一旦被烧伤,极难痊愈。而被这些重金属粒子污染的地带,也就会成为生命的绝域。看到这焰流,苏也就明白了这片焦土的一个成因。

  两具骸骨是陷阱,十分高明的陷阱,充分利用了人性和环境,几乎无懈可击。然而,却不是那么让人愉快。

  苏黯然叹息。能够让心境和立场发生变化的,或许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二十六 末日 四

  枪声不断响起,一道道火流极为精准地追袭着被炸上天空的敌人,能够将多管速射机炮玩到如此境界的人并不多。但是更加致命的则是几团亮蓝色的光芒,然后一道火线几乎瞬间就跨过数百米的距离,将空中飞舞着的躯体射成漫天的火焰!这是电磁动能狙击枪,比苏曾经用过的那把更加轻便、威力更大、射速也更高。而且它看起来已经可以小批量生产,至少可以供给高阶武器专精的能力者使用。远程火力覆盖只是辅助手段,真正攻击则是来自于那些跳跃突进的身影。从跃动时带起的能量看,至少也是六阶的能力者。他们的数量原本就多过对手,爆炸陷阱更是重创了过半敌人,胜负已再无悬念。

  这已经不是小规模的战斗了,能力者数量之多、位阶之高,绝对称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即使议长一方,这次的损失也肯定会感到肉痛。不过,在苏有限的记忆中,血腥议会的内战应该是议长占据了绝对上风的,怎么现在看起来象是女皇方有利的样子。谁胜谁负,其实苏并不关心,他只是想亲手把贝布拉兹送入永恒的黑暗而已。

  其实抛开梅迪尔丽的恩怨,这次一路走来,苏所见所闻,却是贝布拉兹的部队所作所为颇有底线,而女皇一方的势力肆无忌惮。其实战争打到今天,双方都已死伤惨重,颇到濒临崩溃地步,能力者数量锐减,几乎十个人只有二三个才能幸存下来。激烈死战使幸存的能力者力量飞跃般提升着,各种威力强大的战斗能力层出不穷。而能力者间毫无节制的大战,也让大片大片的土地化为焦土。

  苏贮立在黑暗中,虽在战场中心,交战双方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他脑海中,还徘徊着那个黑衣女人的影像。所以,虽然明知道自己即将做的事非常没有意义,苏仍然向前走了几步,出现在一个正在冲锋的能力者身后,随手在他肩上拍了一记。这名已达七阶的能力闷哼一声,应声而倒,倒在地上时还能挣扎几下,但很快就晕死过去。苏如今产生的生物毒素麻痹力量之强,就是九阶防御的能力者也抵抗不住,更何况这些只是七阶的能力者?

  苏又出现在另一名突进中的能力者身侧,同样伸手在他肩上一搭,他一声没出,直接倒下。从苏拍倒第一个人时算起,这个能力者才突进了区区两米而已。苏已如鬼魅,每一个动作都很舒缓平和,偏偏快得不可思议,瞬息间已将八名近身突击的女皇战士全数放倒。然后身形闪动,一个急速突进已出现在一名端着电磁动能步枪的狙击手身边,伸手摘下巨大的狙击枪, 然后伸手在他胸口一点。那名狙击手脸上的一个惊骇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变换,就仰天倒下。苏的速度,已然快得超出了能力者的反应极限。

  转眼间,战场上突然诡异地寂静起来,所有的多管速射机炮和电磁动能狙击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哑火,而那些如死神般突进的高阶能力者也似瞬间在战场上完全消失。就在死里逃生的议长一方战士愕然之际,苏已悄然自他们身后走过。

  爆炸的余波终于散去,战场已重归平静。一场激战以极端激烈的方式开头,却在瞬间结束,而且结束得十分诡异。

  当议长方的幸存者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左右都是幸存下来的伙伴们,人人身上带伤。这名体格强健的中年男人立刻挺身站起,结果身体却意外的虚弱无力,又扑通一声栽回地面。他连续试了几次,终于发现自已身体莫名的无力,就连坐起来都很勉强。虽然没有任何束缚,但现在的状态,却要比捆了几层都要牢固很多。

  他不再挣扎,而是开始观察周围环境。抬头第一眼,就看到了苏。

  苏安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和他相隔不过三米。当看到苏脚边摆放着的几挺电磁动能步枪和多管速射机炮时,男人的瞳孔不由自主地急剧收缩了一下,这才抬起头,重新打量着苏。苏很漂亮,超出他想象的漂亮,但是不知怎么的,在苏面前,男人却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强烈不安,论及程度,甚至比面对拉格菲尔德时还要强烈。他立刻明白,面前这个漂亮的家伙,就是个有着淡金色头发的恶魔。

  “现在,把贝布拉兹的藏身之处告诉我。你最好说实话。”苏微笑着说。

  中年男人表情变得有些奇怪,迟疑了片刻,才试探着问:“你要找议长大人?我能问问你想要做些什么吗?”

  “拖延时间可不是好的选择。”苏依旧微笑着。议长方的幸存战士这时已陆续醒来,他们还不是很清楚,听到了苏的话,立刻人人愤怒,想要向苏扑去,却刚刚站起,就纷纷栽倒。苏早已知道是这个结果,完全不以为意,只是足尖一挑,把一挺电磁动能步枪挑到手里,打开开关,枪身上顿时亮起能量填充的光芒。那碧蓝色的光华顿时让群情激愤的战士们冷静下来。他们可都切身体会过这些新型号电磁动能步枪的巨大威力,在这个距离上直接命中,九阶防御以下的能力者都会被直接轰碎。他们虽然不怕死,却没有谁愿意故意找死。

  苏将电磁动能步枪的枪口对准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人,对中年男人说:“你继续,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话,那么我很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这次不止是中年男人,就是他的那些伙伴脸色都显得有些奇怪。犹豫了一下,中年男人终于决定合作,认真地说:“议长大人一直居住在罗德岛上的临海古堡里。”

  “这是议会里所有人都知道的。”苏说,手指微微压下扳机:“我想知道的是,议长现在在哪,或者谁会知道他现在的住处和行踪。”

  中年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说:“议长就在临海古堡,一直都在,战争开始后就没有换过住所。就是偶尔出行,行程也都是公开的,从没有刻意隐瞒过。所以你现在去临海古堡,一定可以大人。”

  苏若有所思:“这么说,贝布拉兹是在等着别人去刺杀他?”

  “是的!”中年男人傲然回答,“议长大人从未掩饰行踪,但自战争开始直至今日,还没有人敢到临海古堡去惹事!”

  “那么,我就是第一个了。”苏微笑着说。他挥了挥手,几根骨刺射出,在这些战士身上每人钉了一根。

  看着昏迷过去的战士们,苏缓缓站起,向临海古堡的方向走去。

  血腥议会中稍有些地位的人都知道临海古堡的位置,就象所有人都知道深红城堡在哪一样。蜘蛛女皇从没有换过住处,现在贝布拉兹也是这样。

  临海古堡和深红城堡并不遥远,两大巨头遥遥相峙,却至今没有第三个人敢去直接打扰。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4 收起 理由
山哥哥 + 4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我不知道中文论坛

GMT+8, 2022-1-25 03:19 , Processed in 0.165394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d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