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中文论坛

查看: 224|回复: 0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十九 碰撞 五〜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5 16: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十九 碰撞 五

  苏呼出了一口气,从鼻孔中喷出了两道淡黑色的烟雾。在挥出宛若神来之笔的一刀、将敌人一刀斩首时,一个新的提示同时出现在意识中:与本能整合度20%。而同时,因为超出计算能力而引发过载,有二十多个思维中枢被烧毁,从鼻孔中喷出来的就是思维中枢焚燃后的余烬。

  不过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因为瞬间准确计算出了敌人身处的最可能位置,才有了之后的一击中的。若非如此,在没有看到那生物的本相时,再丰富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到她隐藏在苏的正前方,却用长长的触手提着短刀从背后发起攻击。

  他蹲下,把女人的头颅提了起来,然后切破手心,用渗出的鲜血涂抹着她颈上伤口。她尖声叫着,声音却高高低低显得十分诡异。颈部的断口上不断冒出青烟,迅速炭化,只留下几个接口。她的生命力异常顽强,封住伤口后至少还能活几十个小时。而在此期间,苏的血液将会不断刺激她的生机,保持大脑的活性。

  苏把人头举到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冰冷且认真地说:“现在你需要考虑的不是我的下场问题,而是两个选择。第一,继续激怒我,并且在我得到需要的东西后痛苦地死去。第二,与我合作,告诉我我所需要的一切。这样你可以轻松地死亡,如果你能让我足够高兴,我甚至可以考虑让你活下来,并且有一个新的身体。”

  在被苏的血液渗入后,女人疯狂的气势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苏的眼神中不时流露出一丝恐惧。过了一会,她说:“如果选择第二项一定会活下来,并且得到的新身体并不比我原先的差很多,那么我愿意认真考虑一下。”

  “那你需要为我效力,就象你为黑暗圣殿效忠那样。”苏淡淡地说。

  女人说:“出动我需要大量的能量。”

  “能量不会是问题。”

  达成了简单的协议后,苏从死去的神殿武士身上随意撕下块布,把女人头颅包了起来,挂在腰后。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全身上下的肌肉阵阵蠕动,所有的伤口都被封闭。受伤的部位并没有愈合,只是并不影响战斗力。女人攻击的部位对人类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要害,但对苏而言,只是维持身为人类记忆的某种符号图腾而已,就是破损了也不影响战斗力。

  一对长刀飞舞几圈,又换成了反握姿势,而那把短刀则插在后腰内作为备用。短刀外观毫不起眼,材质却比穆雷的那把重斧还要好。

  苏穿过大厅,开始向上攀援。从女人的口中得知,她是黑暗圣殿的上位者,属于真正血统高贵的贵族,是这个神庙的红袍大祭祀花费了极大的代价祭祀才过来效力的,而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消灭了上位者后,神庙中再无可以和苏一战的敌人。在通往上层的楼梯上,神殿武士们发起舍生忘死的冲杀,的确把苏暂时逼退。但是苏每退后一阶,在他面前就会有数名神殿武士被飞舞的双刀斩杀,当苏从四层退回到三层时,向他发起冲锋的百名神殿武士全部倒下,无一幸免。于是他踏着神殿武士们的尸体铺成的阶梯,直上五层。

  直到第八层,苏才遇到了曾经的熟人,红袍武士首领。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名红袍武士,十一名武士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在宽广的大厅中站成一排弧线,对苏构成半包围态势。十一具健硕的肌体和不断微微蠕动的肌肉,一起构成了沉凝且巨大的压力。还未开战,几名红袍武士身体上就冒出滚亮的汗珠。汗水滑过起伏分明的肌肉块垒,再滴到地上。

  苏笑了笑,笔直向红袍武士首领走去。红袍武士首领瞳孔急缩,他曾经亲眼看到过苏的战斗,瞬间爆发的速度,压倒性的力量以及无懈可击的战斗技艺,只要想起来,就会让他感觉到阵阵无力。这种感觉,只在面对红色大公等寥寥几个真正的大人物时才曾有过。但眼前的战斗已不容退缩,红袍武士首领大吼一声,从腰间拔出两把华丽弯刀,向苏当头斩下!

  在他的眼中,苏的身影骤然模糊,他立刻知道苏再次施展出那种类似于瞬间移动的战技,于是陡然睁大眼睛,几乎是凭着本能把弯刀交叉挡在胸前!当的一声悠长鸣叫,巨大无匹的力量将红袍武士首领的双刀一举荡开,随后他的心口就感觉到一阵灼热,然后身体象消失了般,什么知觉都已失去。瞬间,他清晰地看到了苏,苏正与他擦身而过,两个肩膀几乎都碰在一起。

  苏刹那间已掠过了红袍武士首领,在他身后四米处重新出现。他双刀平举,如风车般飞旋起来,刀锋掠过空气时发出的啸叫尖厉得让人想要疯狂。当苏停止飞旋时,在身周多出了四具红袍武士的尸体,身上布满了切割的刀痕。

  苏抬起头,静静看着其余的六名红袍武士。首领和同伴的战死并未冲淡他们的斗志,象战死的同伴一样,他们身体表面燃烧起淡白色的火焰,力量瞬间大增,然后发出战斗的咆哮,一一冲上!

  对于红袍武士们沸腾的战意,苏也为之凛然。

  在武士们惊骇的目光中,苏的身体表面竟也绽放出火焰,而且是纯正的淡金色泽!这是太阳神殿最纯正高贵的火焰,和他们身上因为激发圣浆才能燃起的火焰幻像之间的距离,差别大得如同两颗恒星的间距!

  淡金色火焰燃起刹那,苏再次起步,突进,挥斩,再突进,再挥斩,这个过程一共重复了六次,身后就多出了六具红袍武士的尸体。

  神庙的第九层是圣坛所在,以及存放各类典藉的地方,面积并不大。红袍大祭祀的居处也在这一层,但只是小小的一个房间,里面放着一张全无装饰的木床,一套桌椅,一个衣柜以及书架,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朴素得让人吃惊。卧室后是沐浴房,里面仅有一只大木桶,从磨得光滑发亮的边缘看,已经使用多年。大祭祀居室中的一切家俱都是普通木材制成,手工粗糙,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够结实,即使一个混得并不怎么好的自由民也能负担得起。

  在圣坛之后,有一座不大的铜门,那里是通向塔顶祭坛的通道。站在门前,旁边刻着的一行红金色的字引起了苏的注意。

  “神圣,在烈焰中得到永恒。”

  这句话的含义不明,应该是许多宗教都有的那种口号或者寓言之类的言辞。但是让它变得意义不凡的是书写这句话的语言。那是一种结构复杂的符号,表面闪动着金红色的光芒,始终保持着炽热的温度。而这种符号竟然和苏意识深处浮现的符号有些类似,虽然复杂程度还不及苏意识中那些符号的亿万分之一,但是也能顺利加载信息,并且让苏读出来。符号本身,就兼有着读音和含义,而且以能量变化保存信息。虽然复杂和装载信息量完全没有比较的意义,但是这些符号和苏意识深处的符号走的却是同一种道路,这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

  苏又想起了当初在地下基地时所看到的培养槽上的说明文字,那是用没有能量加载的贝萨因都语书写的霍尔奎拉和雷古纳。那时,那种没有能量,没有空间解析,也没有附带精神波动的语言更象是一种盲目的抄袭描画。

  苏用手触摸着这段话。符号是由红铜混合了其它合金铸成,拥有能量供应的它始终保持着三百左右的温度。当苏的手指触到它时,由于热量流失,温度有所下降,于是整句话立刻变得模糊起来,蕴含的意义也变得飘忽不定。这说明,眼前的这段文字至少有了能量,虽然只是最原始的应用,可是却和使用工具对原始人的意义相去无几。苏不知道太阳神庙的创始者和当年的地下基地是否有关联,但至少在这种具备了贝萨因都语雏形的语言使用上已经向前跨越了决定性一步。真正的贝萨因都语,就是苏意识深处的那些符号,可以在一枚中容纳整个生物兵器的发展路线图,那可是由数以万计的生物兵器构成的路线图!

  当初,苏和本能对话时,那枚浮现的符号,本身没有任何意义,解读出来就是‘贝萨因都’。苏知道它的读法,却没有办法把它念出来。贝萨因都只是人类似是而非的近似读法而已,其实它是以数亿不同的波动叠加而成,以人类的器官根本不可能真正读出它。而苏隐约感觉到,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把这个词颂读出来,恐怕会发生些什么。

  苏的手离开了这句话,推开铜门,再走过长长的阶梯,登上了神庙的天顶祭坛。这是太阳神庙最神圣的所在,原本只有红袍大祭祀可以自由出入。其它人员不管世俗身份多么高贵,都只能在某种特定仪式场合才能进入。



卷六 最后的贝萨因都 章十九 碰撞 六

  祭坛中的火焰依然在熊熊燃烧,中心高台上的金色太阳散发着恒久不变的光芒和炽热。祭坛前站着枯瘦的红袍大祭祀,他显得很虚弱,要依靠黄金权杖的支撑才能保持站立不倒。当苏从通道中走出时,默默祈祷着的红袍大祭祀没有回头,却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你终于来了。”

  苏有些惊讶,微眯起眼睛,冷然观察着红袍大祭祀。大祭祀本身的力量并不出众,身体内也没隐藏着大量能量。相反,在全景图内他的生命反应十分微弱,而且起伏不定,似乎随时有可能死去。天顶祭坛上没有陷阱,没有埋伏,只有祭坛熊熊燃烧的火焰内有团十分明显的生命反应,但是也没有强大到对现在的苏构成威胁的地步。

  全景图,相当于九阶的力量和速度,强化后的极速突进,十阶感知,强悍复生能力,完全不同于人类的身体结构,超过三百的思维中枢,对身体的细胞级控制,同时对数百个敌对目标的监控,这就是现在的苏。即使没有数量庞大生物兵器辅助,他也有了正面对抗且击败潘多拉的能力,而在面对海量低阶敌人时,苏已无敌。

  面对着红袍大祭祀,在这个距离上,苏有把握在对方刚刚调动身体能量,或者才吐出第一个咒语音节时,就把他一刀斩杀。所以苏不介意听听对方说些什么,特别是神庙中明显摆出了一幅正等着自己的架势。

  红袍大祭祀缓慢地转身,他的左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圣典。他把权杖靠在祭坛边沿,翻动圣典,打开其中一页,面向苏,说:“不要怀疑伟大的太阳神,是它降下了旨意,告诉我你将到来的消息。我想,你应该能够读得出这句话吧?”

  在圣典打开的书页中,用同样的符号文书写着一句话,翻译**类所能理解的意思就是:“力量将因我的意志而凝聚。”

  看到了这句话,苏就知道了它的含义,并且用最纯正的音节把它读了出来。在颂读时,苏立刻感觉到其中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仿佛将他自身和世界深处的某个地方联系到了一起。而在这一刻,整个世界似乎苏醒过来,庞然无匹的意志悄然展现!苏知道这只是某种错觉,因为世界意志是真实存在,始终不曾消失过。只是绝大多数的人根本无从察觉这种意志的存在,而是茫然无知地活着。现在,这句话语中蕴含着的力量瞬间强化了苏对整个世界的感知,同时接触到了世界的意志。

  然而,在这一刹那,苏从整个世界感受到的是无尽的憎恨和厌恶。并且巨大的力量以某种法则开始凝聚,准备以雷霆般的手段把苏的意识驱除出去。而另一方面,苏本体的能量也产生了波动,对世界意志的感知迅速削减。念出那句话所产生的效果,正在快速退去,如落入火堆的一点冰雪转眼间就完全消融。

  这是因为苏自身的能力域不足以支撑这种联系的缘故,维系与世界意志联系的能量来自于神秘学,由于和直接战斗无关,苏现在的神秘学能力域完全是一片空白。而即便是神秘学中带有威力加成的能力,比如说真实幸运,致命一击等等,对已经实现细胞级控制、并且拥有三百多个思维中枢处理能力的苏来说也全无用处,他现在每一击都能打出致命一击的效果。因此,按照实用规则发展起来的能力序列中连一个神秘学的技能也没有。

  听到了苏的颂读,红袍大祭祀眼神即刻亮了起来,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果然,果然是最纯正的神语!那些我思考和探索了几十年的音节,居然如此清晰!太阳神啊,感谢您,让我在生命终结的前夕听到了真正的神语!”

  苏嘴角微扬,看着有些语无伦次的红袍大祭祀,等待着下文。

  在一大篇对太阳神的赞美之后,红袍大祭祀终于平静下来,凝望着苏,说:“感谢你的耐心。不过懂得神语并不说明你是太阳神的信徒,恰恰相反,你是太阳神最危险的敌人。但是,你终将进入太阳大神殿,这是不可阻挡的。而太阳神在人间的使徒,大神殿的太阳主祭,也准备和你见上一面。不过,听过真正的神语之后,使我对神圣力量的领悟有了新的跨越。你是否愿意给我时间和机会,让我施展出真正的神秘召唤呢?”

  苏即刻想起了过往曾经看到过的一些资料。神秘召唤,是只在理论上存在的一种能力,属于神秘学的九阶能力,成功施展后可以召唤来自异世界的盟军,并且打击敌人。这一能力处于九阶时成功发动的概率很低,据说大多数时候召唤到的并不是所谓的异世界盟军,而是附近游荡的野兽。另外一些时候,则是会把附近的能力者甚至是人类暂时置于自己意志的控制之下,以此达到‘召唤’的效果。

  一本专门研究神秘学的著作认为,神秘召唤的真实形态应该在十阶,甚至是十一阶都有可能。九阶神秘学根本支撑不了这一能力所产生的庞大需求,从而使九阶形态下的神秘召唤只是一个近乎于完全无用的废物能力。但是写下这本著作的作者自身也仅仅是神秘学九阶而已,对于十阶以上的能力完全只能靠理论上的推测。不过,所谓的理论推导只是在其它四个领域中才会有效,对于本来就没有理论基础的神秘学,任何所谓的理论推导都和空想差不多。

  苏当然不会认为红袍大祭祀说的只是九阶的神秘召唤,但是他也很想看看真正的神秘召唤究竟都能召唤出点什么。不管召唤出什么,总不会比他那张发展路线图上具有各式各样生物聚能武器的生物兵器强,特别是那些战役级别的兵器。

  红袍大祭祀看到苏点了头,于是转身面对祭坛,开始专心颂念对太阳神的赞美祷文。在这个过程中,庞大的能量居然真的被祭祀瘦弱的身体调动起来,并且牵动了祭坛上积蓄多年的能量。赞美诗结束后,红袍大祭祀猛然站直了身体,用和苏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大声吼叫着:“力量!将因我的意志而凝聚!”

  这句话中隐含的力量规则被瞬间启动,能量从祭祀身体中涌出,联结了世界后,从各个角落里抽取力量,汇聚到祭坛中的熊熊烈火内。苏感应到的那团生命气息迅速变得浓郁,并且开始雄劲有力的脉动。然而,这种气息却带给苏非常熟悉的感觉,让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奇异。

  而红袍大祭祀瘦得象骷髅般的脸正在迅速地变得更为苍老,当他耗尽了力量而倒下时,祭坛的火焰中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咆哮,随后一头周身燃烧着火焰的巨兽从烈火中跃出,落在苏的面前!

  苏脸色奇特,仔细地看着这头巨兽,没有想到红袍大祭祀的十阶神秘召唤居然真的召来了异世界的盟军。

  只是,忽略四米多的高度以及周身燃烧着的火焰,这头巨兽不论是外形还是内部结构,都明明是一头放大了几十倍的完整版霍尔奎拉。

  战斗没有太大压力,仅仅几次攻防,苏的双刀就深深插入火焰霍尔奎拉的后肩,一米半长的刀锋尖端刚好可以接触到内部最核心的器官,也即是控制动作的思维中枢。刀锋上发出的高频震动瞬间引起共震,并让它彻底报废。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四肢抽搐,再也站不起来。苏拔出双刀,再次从另一个角度刺入,破坏了控制智能的思维中枢,彻底宣判了这头霍尔奎拉的命运。

  完整版,巨大化,附带火焰天赋能力,几种特质叠加在一起,使这只霍尔奎拉的实力是真正生物兵器版本的十倍以上。但是再怎么强大,它也仍是一只霍尔奎拉。不要说实力只增加了十倍,就是再加十倍,苏也可以轻松屠戮。

  作为调制出的第一种生物兵器,特别还是在原版基础上修改过的缩减版,苏对霍尔奎拉的结构了如指掌,甚至那庞大的基因结构都刻印在心中。不过让苏意外的是,这头霍尔奎拉竟然是真正的生命体,而不是类似于使徒那样的投影。这让苏对神秘召唤有些好奇。可是为什么红袍大祭祀召唤出的会是一头霍尔奎拉?难道异世界并非仅仅是臆想出来的东西,而且里面还爬满了霍尔奎拉?

  尽管看起来威力十足的火焰霍尔奎拉被苏干脆利落的几刀切倒,红袍大祭祀依旧兴奋得满脸通红。他深切感受到了这头霍尔奎拉的威力,作为召唤来的盟友,它甚至可以和九阶能力者抗衡。之所以被打倒,只能说明苏的实力太强而已。

  苏绕过了还在垂死挣扎的霍尔奎拉,蹲在红袍大祭祀身前,问:“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他已经看出大祭祀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成功施放出神秘召唤更是抽干了他身体中最后一点能量。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0 铜币 +5 收起 理由
山哥哥 + 10 + 5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我不知道中文论坛

GMT+8, 2022-1-25 03:12 , Processed in 0.176978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d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